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的家教经历
我的家教经历

暑假快要结束了,家教中心又给我打来电话,说给我介绍了一个学生。本来我打算好好休息几天或者去短途旅游。可家教中心的老师说,这是一个艺术生,比较好带,而且课时费由我说了算,看在钱的份儿上,我还是答应了

这个学生是学声乐的,今年专业课名列前茅,就因为文化课拉了后腿,所以高考名落孙山,特别是英语只考了20多分,所以才让我给她补习英语。

约好了每天的下午4点到6点上课,今天是第一次课,而且我知道路比较远,于是我早早得出了家门。出门的时候我给家长打了电话,接电话的是学生的妈妈,她告诉我快要下车的时候再给她打电话,她去接我。从声音上判断,她可能三十二三岁,声音很甜。

可能是由于道不熟的原因吧,我坐车反了方向,后来又坐回来耽误了不少时间。我看看表,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半小时了,我又打电话给她,她说没关系,第一次来嘛!一会儿到了终点站她过来接我,并告诉我她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,骑一辆红色50摩托车。

车子终于到了终点站,实际上,车上除了司机也就我自己了。我走下车,果然,一个中年女子推车一辆红色摩托车走过来。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,岁数和我猜的差不多,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,那种热烈的红,我还特意注意了她的鞋,她穿了一双绣着碎花的鞋,也是红色的。我正看得出神。

“你好!你就是那个英语老师,张老师吧?”她浅笑着伸出右手,“我是李娜的妈妈!”

“你好!”我这是才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,也赶紧伸出手说∶“还得让你来接我,真不好意思。”

“快坐上来吧!”她往前挪了挪屁股,招呼我坐上她的摩托车。

可是她的50摩托车有点太小了,两个人的确挤了一点。

“我们还是走着吧,”我有点不好意思。

她也看出来我的窘态,道∶“那好吧!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”

我被她说得脸有些发红。

我们一路谈着,我知道这里不是她的家,为了方便女儿补习功课,她才在这里租下了一套农家别墅,等女儿上完课,她也得回家,然后女儿回学校。谈话中我知道她在天河一带住,我住的地方距离她家不远。

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要六点了。我这是才见到我的学生,一个高高的瘦瘦的小女孩,披肩的长发,穿一身黑色运动装,给人的感觉是清纯阳光。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,她妈妈就一直坐在旁边,不时的给我添点水或调节一下空调的温度。

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,我这时候有点着急,记得来的时候我看了站牌,末班车是7点15分。这时候,学生的妈妈看出了我的心理,她告诉我,没关系,等一会儿上完课,她送我回去。

看来末班车真的是等不上了,送我回去,我俩骑那个50摩托车,我不禁心猿意马,所以接下来我心不在焉,课终于上完了。

打发女儿去了学校,她锁了别墅的门。看着她家那个小小的摩托车她笑了,“怎么,还打算走着回去,那可是好几十里路呢?”

“那还是我来带你吧!”我从她手里拿过钥匙,我顺便捏了一下她的手,我发现那是一双很柔软的手。

我发动了摩托车,坐了上去,我尽量的往前挪屁股,她看了咯咯的笑着说∶“你要站在踏板上骑摩托车吗?”我只好由往后挪了挪,她一叉腿,坐上了车,两只手自然的搭在我的腰里,我心里一阵高兴,看来她很愿意和我接近呢!我们一路说笑着,她说以后上课就去接我好了,反正她的单位没什么事可做,我不置可否的应着。

走了一段,天渐渐的有点暗了。能感觉到后面她两团肉顶在我的后背上,我慢慢的骑着,享受着这特殊的按摩。前面车子压倒一块砖头上,摩托车颠簸了一下,她一下子抱紧了我。前面又平缓了,我发现她的手也并没有拿回去,我心里一阵麻酥酥的感觉。

天渐渐的黑了,她趴在我的后背上不再说话。我知道这时我们两个的心理都愿意路再长一些。前面进入市区了,灯火亮了起来,她趴在我耳边说∶“我请你吃饭吧,张老师?”

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

她从后面掐了我一把,“少贫!”

“回去晚了不怕老公审问你啊?”我跟她开着玩笑。

“我老公在天津呢,一年半载不回来一次,要不让你陪着我吃饭阿!”她的声音有些哀怨。

看来我今天有戏了!“那你想吃点什么呢?……”

我发现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呢!

“你以后叫我茹姐好了,别显得那么生分。”她把头靠在我肩上。

“那你就叫我明远吧!茹姐。”

“那我们吃点什么呢?”我回过头来看着她。这是我发现她脸色绯红,眼神有点迷离。

“喜欢喝酒吗?”

“喜欢啊!”

“那到我家去吧,我家里还有几瓶好酒呢!”

“方便吗?”我嘴里这样说着,心里可是求之不得呢!

我们在她家下面的一家酒店里要好了外买,然后一起上楼。我发现她家里装修得很豪华,家具也都很考究。

“你先去冲个澡,我们一路风尘仆仆的。”她给我打开了卫生间的门。我进到卫生间里,发现卫生间里很温馨,都是粉红色的基调。不到几分钟我就出来了。她已经给我沏好了茶,茶几上还放着饮料,“你喜欢什么就自己用吧,我去冲冲。”

卫生间里响起了水声,我心里不禁痒痒的,下面都有了反应。我努力克制着自己,不要冲到卫生间里吧!我还不知道她喜欢那种类型呢!

好不容易,她出来来,穿了一身睡衣,头发散乱的披在胸前,我定定的望着她。

“你看什么呢,要吃了我吗?”

“我就是要吃你!”说着,我一把搂过她,她顺势倒在我的怀里。这是我的下面早硬了,憋涨的难受。她坐在我的怀里,我的鸡巴一下子顶在她的屁股上。

她眼楮微微的闭着,嘴微张着,我一下子吻上她的嘴,她热烈的回应着,并把舌尖伸到我的嘴里,我们忘情的吮吸着,直到有些气短。

上面动作着,我的手也没闲着,我顺着睡衣摸上去,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裤。

我一下把她的睡衣撩了上去,她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了,她的阴毛非常的浓密,好像从会阴一直长到了肛门。我分开阴毛,那里早就水汪汪的了。

这时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我知道这时候要慢慢的享受。我慢慢的在她阴部摸索着,分开大阴唇,我摸到了阴蒂,她的身体抖动了一下,用手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在活动。然后她的另外一只手摸到我的肉棒,替我套动着。

“叮咚、叮咚”门铃响了,我下了一跳,正不知所措。她按住我,凑在我耳边小声说∶“别紧张,送外买的。”我这才想起来我们要了外卖。她胡乱的放下睡衣,开了们,服务员把饭菜摆到桌上就走了。

她锁了门,我一把把她推倒在沙发上,她也抱紧我,“好弟弟,我要你插进去!

快点,我要!“我掏出我的肉棒一下就顶了进去。她夸张的尖叫了一声,”啊!~“我感觉她的旁玄好热,有一点烫人的感觉,而且里面很紧,包裹着我的鸡巴很是受用。

我开始疯狂的抽插,她一挺一挺的迎合着。

“茹姐,你的旁巳很紧呢。”我喘着粗气说道。

“那你愿意操茹姐的旁?”

“我愿意!我愿意操!”

“那就狠狠的操!”

“操什么呢?”我故意的问她!

“操麻!”

“操谁的旁早”我大声的说。

“我的旁!狠狠的操,使劲的操!”

她的骚声浪语使我更加的兴奋。我把它翻过来,她跪在沙发上,我从后面猛地一下一插到底,她又兴奋的叫了一声。这更加的刺激了我,我使劲的猛烈的插着。她的一只手抓住我的手,引导我刺激她的阴蒂,我重重的揉搓着,我感觉到阴蒂有一个豌豆那么大,圆鼓鼓的,硬硬的,还很光滑。她淫声的浪叫着,我的手上、鸡巴上沾满了淫水。

我使劲的抽插着,我的鸡巴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

“好弟弟,你的鸡巴好硬,好粗,好长,你要把姐姐的旁操穿了,姐姐太舒服了!

“啊!~啊!~使劲操我!”她浪叫着!

我更加兴奋了,加大了抽插的力度。

“太美了,太舒服了,我要泄了,别停,快插!”

我感到他的旁玄一阵抽蓄,“啊!……”她大叫一声。我也感觉到一股热浪袭向我的鸡巴,一股股有力的精液射进她的旁玄吁。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。我也就势倒在沙发上,鸡巴仍旧在潢里插着。过了许久我们才从性欲的高潮中恢复过来。我的鸡巴已经软了,从她的旁玄吁滑落出来,她的旁蠕刚给我开垦过,阴毛一片狼藉,阴道口正有一股股白色的精液流出来。

“一块儿去冲个澡吧!”茹姐拉了我一下。

我们一块儿来到卫生间,茹姐让我站着别动,她用水龙头给我冲了一下,然后开始给我的打香皂。当到了我的鸡巴的时候,她先把香皂抹到手上,然后再给涂到我的鸡巴上,然后轻轻的套弄着。立刻,一阵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,我的鸡巴一下子涨得好大,好硬!

“你又想了?”茹姐轻轻的打了我的鸡巴一下,我的鸡巴跳动了一下。

茹姐用水把鸡巴上的肥皂沫冲干净,然后她蹲下来,用嘴轻轻的舔着我的鸡巴,然后一下吃了进去。可能有一根阴毛吃到了嘴里,她吐我的鸡巴,从嘴里把阴毛拽了出来,然后又一口把鸡巴吃了进去。

“舒服吗?”她把鸡巴吐出来,仰着头问我。

我这时才注意茹姐其实很美,皮肤白里透红,有着少妇的成熟与芬芳。

“茹姐,我好爱你!”我一把把它从地上拉起来,抱在怀里。

“真的吗?明远,我的好弟弟!”我看到她的眼里依稀有泪光闪动。她也紧紧地抱住我。

“真的,茹!”我把那个姐字去掉了,直接叫她茹。

“我们到卧室去好吗?”茹姐简单的冲去身上的肥皂说。

我一把抱起了茹,她也幸福的楼紧我。我抱着他来到卧室里。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。我发现她的卧室布置得也很温馨,也是粉色的基调,她显然是懂得生活情调的人。

“远!快点,我要!”茹姐梦呓的叫着。

我这才发现床上的她,脸色驼红,胸膛起伏着,乳房由于平躺着,显得很平坦,但是乳头直立着。看到这些,我刚才稍微平静了的情绪又一下子兴奋起来,鸡巴也一下子硬了起来!

我吻着他的乳头,我发现她的乳头很硬。我一路向下,又来到她的那片芳草地,分开阴毛,我寻找着那个小蓓蕾。由于刚刚干过,她的大阴唇向外翻着呈紫红色,我用舌尖舔着那颗小蓓蕾,慢慢地向下移,来到桃源洞口,我的舌头一下深进半截。

“嗯!”她闷叫了一声。

这时我翻转了过来,让我的鸡巴能对着她的头部,她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,用手抓住我的鸡巴,含在嘴里套弄着。我们就这样玩着69式。

我甚至将整根舌头插入了她的旁玄吁,我的鼻子上都沾满了淫水。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。“远,快用你的鸡巴插,我受不了,快点!”她把双腿叉大开。

我把嘴从她的旁上离开,躺下喘着粗气。

她一下子压了上来,爬到我的身上,抓住我的鸡巴一下子对准了她的小啾,“兹”的一声,全根没入。“啊!~”她叫了一声,开始上下套动,我一伸手把床头的大灯打开了,我清楚地看到我的鸡巴在她的旁玄进进出出,淫水顺着鸡巴往下流着,太刺激了!她忘情的耸动着,套弄着,旋转着,研磨着。我用力的推着她的屁股,好使抽插的力度更大,感觉更刺激。

这样干了大约有20分钟,我让她下来坐到床边上,用手抬起她的一条腿,架到我的肩上,一只手扶着,另一只抓着鸡巴,一下塞了进去,我一挺一挺的插着,她把脸埋在我的怀里,不老实的舔着我的胸毛。

“茹,爽吗?”我喘着粗气,大声地说!

“爽死了,老公,我的亲老公!你快操吧!”她喃喃的说。

“你哪儿爽?”我问道。

“北超我的旁爽,你操得我的旁爽。”茹大声地浪叫着。

这样,一会儿我就有点累了。我们又躺倒在床上,我们并排的躺着,我让她一条腿举起来,我摸到她的旁祥,一侧身把鸡巴顶了进去,这样慢慢的干着。我腾出一只手摩挲着她的阴蒂。这样摩擦着虽然幅度不大,但是快感也很明显。我有了要射精的冲动,但是努力的把持着。

“我泄了!”茹紧紧地抱着我,我感觉的她的旁包紧了我的鸡巴开始抖动,我也猛地抽插了几下,随着她的抖动,我也把精液射进她的旁玄。

好久,她从床头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块湿巾递给我,我按着她不让她动,为两个人清理了下面。

茹告诉我,她不喜欢做爱完了就去冲洗,她喜欢静静的躺着享受性爱高潮消退的过程。于是我们静静的躺着,她又偎到我的怀里。

“远,你跟我做爱舒服吗?”茹紧紧地抱着我问。

“太舒服了!茹,我真想天天都操你!”我故意说了一句粗话。

她又把嘴唇凑过来,我们浅浅的吻着。

“远!你说爱我是真的吗?”她期期艾艾的问道。

“真的啊!我对天发誓!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,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天啊!

“如果我说的是假的我情愿……”

她用嘴堵上我的嘴,我们又热烈的吻着。

就这样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突然觉得有些饿,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吃饭呢。我推了茹一把,她没有动,我以为她睡着了,慢慢地凑过去,我发现她大睁着眼楮,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楮里滚落。

“茹,你怎么了,你伤心了,你不快乐吗?”我一连串的问道,然后我俯上去,为她吻干了脸上的泪。

“不!不是!远,我怕这是一个梦,会很快的过去的。我怕有一天你走了,我受不了这个打击。”

“茹姐,不会的!只要你愿意,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。”我搂紧她的娇躯。

“好了,我们吃饭去吧,你饿坏了吧?”茹坐了起来穿上一件睡衣,我也到外面沙发上穿了衣服。

我这时才感到是真的饿了。茹姐拿出了一瓶红酒,我们边吃边喝边聊。聊天的过程中我才知道,茹姐的丈夫在天津做生意,一年南得回来几次。而且茹告诉我,即便他回来了那方面也很少,即便有也是草草完事,根本就没有快感可言。

“而且,他也从来不过问我的生活,孩子也和他很生分,”她啜了一口酒,幽幽的说∶“你说,我这个跟守寡又有什么区别?”她的眼神变得哀怨起来,“远!你觉得姐姐是一个放浪的人吗?”她走过来坐到我的怀里,我让她侧过身,这样我们可以依偎着。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次见到你,看到你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,就觉得我已经离不开你了。姐可是除了丈夫以外的第一次给你啊,你要珍惜!”她抱紧我,臣了一口红酒喂到我的嘴里,于是我们又一次深吻。这时我的下面又有了反应。茹也觉察到了,她捏了我一把,“你真是的,那么厉害!”

我聊起她的睡衣,发现她的旁也已经洪水泛滥了。

我扶着鸡巴慢慢的从后面插了进去,她抱紧我,我们就这样轻轻的抱着,一动不动。一会儿,我们吃点菜,必是她吃了喂我,酒也是她喝了吐给我。

“远!动动嘛!人家下面痒!”茹满脸绯红。我不知道是因为饮酒还是性欲高涨的原因。

我故意挺着不动,茹着急了,“你真坏!故意吊人家胃口。”说着,她开始扭动屁股,她屁股摩擦着我的阴毛,鸡巴也很是受用,我慢慢的享受着。

见我一直不动,茹开始发嗲。她一下离开我的怀抱,向卧室走去,“讨厌!

不玩了,让你不动!“

正在享受着的我,被她这么一闹,更感觉鸡巴涨得难受。我迅速的追到卧室里,一下把她按在床上,屁股正对着我,我挺着鸡巴就插了进去。

“远!姐姐的旁爽吗?”她一边呻吟一遍问我。

“太爽了,茹!我喜欢操!”我回答道。

“那我就把它送给你了,现在它是你的了,你操吧,狠狠地操吧!”

听着这样的淫声浪语,我干的更猛了。

“啪啪!”“扑滋、扑滋!”

我把她反转过来,我们面对这面,我让她大腿分开,鸡巴从正面插了进去,我们互相搂抱着,抽插着。

她的旁又开始抖动,我知道她又要到了,我一面加紧抽插,一面吻着她。一股滚烫的阴精淋着我的龟头,我一激灵,立刻把她仰面推到在床上,我迅速的把鸡巴从她的旁玄拔出来,一股强有力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小肚子上。她的胸膛起伏着,两个乳房来回的颤动着。

她取出一块儿湿巾,擦干净了我刚才射出的精液,我们相拥而眠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之二

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窗帘半开着,屋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水仙花的香味儿——我喜欢的味道!茹姐已经不在床上了,我懒懒得下了床,餐桌已经收拾干净,电视开着,客厅、厨房都没有茹姐的影子。去了哪儿呢?

这时,有钥匙开门的声音,茹姐提了一堆的油条、豆浆、牛奶进来。

“老公,吃饭了!”茹姐把东西放在茶几上,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,“我要好好慰劳慰劳你,昨天你累坏了!”

我把她抱在怀里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“我不累,老婆。我情愿永远这么累呢!”

她仰起头,闭上眼。我知道她的用意了。我低头吻住她,她紧紧地抱着我,我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我们热烈的吻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们才分开。

“远,去刷牙洗脸,我给你煎两个鸡蛋。男人做了那事儿是要补一补的。”

茹姐从茶几上的一堆东西里拿出了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递给我,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轻快的进了厨房。

洗漱完毕,早餐已经摆好了。吃完早餐,我穿好衣服,茹姐把茶几桌子收拾干净。她又偎进我的怀里,“远,我不愿你走,我希望你永远得这样抱着我。”

我轻轻地揽住她,“茹,我也不想走,可是我下午得给李娜上课,我得回去备课了。”

“那你得经常给我打电话啊!可不要把我忘了,我怕我们之间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”茹姐玩着我衬衣上的扣子,把头埋在我的怀里。

又缠绵了一会儿,我看了看表,已经10点多了,我真的不得不走了。

从茹家里出来,走在街上,阳光是那样的灿烂,鸟儿的叫声分外的婉转,花圃里的大理菊开的是那么的娇美和热烈,这些我往时怎么就没有注意呢?!

茹姐的家距离我住的地方也就两站地,所以我就走着回了家。

我和女友慧租住在一个单位的筒子楼里面,我们同居已经一年多了,她是大我一年级的学姐,说是学姐,她比我还小一岁呢!她今年就要毕业,去了外地实习。

我打开门,一个身影身影闪了一下进了卫生间。我知道一定是慧回来了。

“哗啦!”卫生间的门插上了。我有些奇怪,往时,家里只有两个人的话,她是不插卫生间门的。我敲下门,里面没有反应。我只好回沙发上,过了许久,里面还没有动静。

“小慧,别闹了,快出来吧!”我高声的喊道。里面还是没有声响。

我搬了凳子,从上面的窗子里望进去,小慧正坐在马桶上,脸绷着,好像是生气了。

“小慧,快出来!”我拍了拍窗上的玻璃。

小慧站起来,慢慢的开了门。我抱住她。她生气的别过脸。“你昨天上哪儿了,也不说去接我,害得我半夜一个人从火车站回来!”

“那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?”我涎着脸说。

“还说呢,你的电话一直关机,你去哪儿了,昨晚?”她拧住我的鼻子问。

“我去给一个学生补习功课,晚了,就住到附近的一个同学哪儿。”我们学校的大部分学生在外面租房住,所以这个谎应该能够撒得过去。

“那你为什么关机呢?”说着,他从裤兜里掏出我的电话。

“我……可能是没电了吧!”我搪塞着。

小慧开了我的手机,“滴滴”手机又关上了,的确是没电了!“哼!就绕了你吧!”她终于松口了。

我松了口气,轻轻抱住她。“小慧,你累了,去休息会儿,我要备会儿课,下午还要辅导学生呢。”

她一下子急了,“怎么,往时,我们要是一个星期不见,你都憋得难受,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时间都要要,今天你怎么了?”她捶打着我的胸膛。

“昨天在同学那里喝了些酒,我俩聊天有聊到很晚,而且我还有点感冒。”

我故意装作虚弱的样子。

她关心的摸着我额头,“人家昨天没有给你打电话,想突然回来给你一个惊喜,你倒好,哼!”

她伸手摸向我的裆里,天啊,这是我的鸡巴一点反应也没有。昨天晚上和茹做了三次,也难怪!不过我和小慧一晚做四五次的时候也有啊,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我慢慢的拥着她到了床上。

“远,你怎么了,你从来没这样过啊?你是不是真的病了?”

“没事的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我慢慢的躺到床上。

这是小慧脸色潮红,呼吸也变得不均匀起来。她慢慢把我们两个人的衣服脱光,俯下头,一下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。下面受到刺激,加之看到小慧青春的躯体,我渐渐有了反应,鸡巴直立了起来。

“你累了,让我来吧!”小慧骑了上来,开始套动,我努力迎合着,并使劲儿挺动着,我怕她会有所怀疑。

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在做爱的时候,我的眼前总晃动着茹的影子,一会儿鸡巴软了。小慧从我身上爬下来,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又俯下头舔着我的鸡巴,直到他又硬了。

这样小慧也终于达到了高潮,我也射了精。

我们相拥着睡去了。

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了,我给手机换可一块儿电池。“叮咚!”有一条短信进来,小慧拿起我的手机翻看∶远,记的下午给娜娜上课,我就不过去了,晚上能过来吗?我给你做好吃的!茹。

我也正凑过头,我俩同时看到了这条短信。

“王明远!你这个骗子,你骗我!”小慧抽泣着把我手机狠狠地扔在床上。

我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。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。我下午上课走的时候跟她打招呼,她也不吱声。

上课的时候,我有些神情恍惚,总惦记着家里的小慧。

李娜注意到了我的表情,调侃道∶“老师,怎么不高兴,是不是我妈妈给你的钱少了?”

“呵呵!哪里!我有点感冒。”我搪塞道。

上完课,我给茹姐打了电话,告诉她我今天有同学聚会,不能过去了,就匆匆赶到我的住处。房间里空空荡荡的,小慧已经走了。

桌子上有一封信,我急切的打开它∶” 远!我的老公!请还允许我这样称呼你。

这次回来本来是有好多事情和你商量,我们的实习已经结束了,我打算和你商量,我先到南方发展,等你毕业了,如果我有所成的话,你就过去。不然我就回来,我们一块儿去学校教书,那该多好!可是现在……我希望你只是一时的乱性,而不是爱上了别人,我也知道你也一直在意我给你的时候不是处子之身了。

可是,那都是过去了,不是你把我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吗?好了,不说了。

远,我走了,去了南方的某个城市,我的手机也换了,不要试图和我联系,我给你一年的时间。如果你到时候还不能忘记我(也许是我自所多情吧),一年后我会和你联系的,我记着你的E- mail。

每天上午昏昏的睡觉,下午去给李娜上课。我有意的回避茹姐。

10多天过去了,李娜的英语水平有了一些提高,我们学校也开课了,同学们聚在一起,我的心情好多了。有时候想起小慧,我觉得我还是爱她的,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,一个人孤单吗?也有时候想起和茹姐的那一夜,觉得恍如梦境。

开学后,我改为每周周末两天下午给李娜补习功课,因为李娜平时也要到学校上课。茹姐有时候打电话给我,我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。

秋天到了,校园里的银杏树镀上了一层金黄,天显得那么高远。我有时候一个人独坐在夕阳里看那一片片的落叶,看天空中独自盘旋的苍鹰。

10月20日是我的生日,我的那帮哥们姐们为我祝贺了一番。我多喝了几杯。独自一个人回到了住处,我不敢开启房门,我知道我开启的将是孤独寂寞和无边的暗夜。

我一遍一遍拨着小慧的电话,“你拨的号码是空号,请查证后再见拨!”我猛地将手机扔下墙角。可是它并没有摔坏,反而响了起来。我赶紧捡起来,潜意识里那应该是小慧的电话吧。

“你是明远吧?”

“小慧!我终于拨通你的电话了,你好狠心,不接我的电话。”

“谁是小慧阿,我是你茹姐!”

“你?……我……”我一时语塞。

“明远,我听出来了,你喝多了,你干吗折磨自己?你好像和女朋友闹别扭了,是吧?”茹关心的问道。

“嗯!我好难受,我……我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明远,你在哪儿,我过去陪陪你,好吗?”茹姐急切地问。

我说了我的地址。

茹姐赶过来的时候,我正跌坐在住所的门口。她从我身上摸出钥匙开了门,把我放到床上,我记得她给我到了水漱口,还给我洗了脚。

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,我推掉了身上的毛毯,发现茹姐偎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。

这时我的酒已经醒了。我推了推茹姐,她呻吟了一下睁开了眼楮,我把她轻轻的抱到床上,“到床睡吧,别着了凉!”

这一夜我们都没有冲动,她听我给她讲我和小慧的故事。

时间过的真快,冬天转眼来了。一个周末,我接到茹姐的电话,她告诉今天给李娜上完课,不要走,在别墅里等她。

我对李娜的英语是多让她自己阅读课外读物,加之经常的口语对话,我发现她的成绩提高的很快,这次的期中考试考了80多分,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艺术生已经很不简单了。今天的李娜上身穿了一件套头羊毛衫,下身穿了一条很紧身的牛仔,,披散的长发扎了个马尾辫,皮肤牛奶般的白皙。我从来没有仔细的打量过她。

“老师,我是不是很漂亮?”李娜调皮的问。

“切!小孩子丫丫,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!”

“呵呵!因为我今天发现老师的眼光有点色!”

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开始上课!”我一本正经得说。

“好吧!”李娜嘟起了嘴。

在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,茹姐来了。他还拿了一个厚厚的包裹。等到李娜走了,茹姐关上门,打开那个包裹,原来是一件黑色的羽绒风衣,是今冬比较流行的款式。

“愣着干嘛,来,试试合适吗?”茹姐招呼我。

“哈哈,真帅呆了,我敢说超过王世文!”茹姐笑着给我趁拽着衣服。

我在镜子前照了照,还真是的,自己1米80的身高,穿上这件衣服真的很合体,我不禁佩服茹姐的眼光。这时,茹姐又把一个信封递到我面前。

“什么呀?”我不解的问。

“你给李娜上课的课时费啊!”茹姐把信封塞到我手上。

我打开信封,是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。“茹姐,你这是…”我又把信封推给茹姐。

“收下吧!这是你应该得到的!”茹姐硬是把它赛道我的口袋里。

“我还要送给你一件东西。”茹姐得脸有些红。

“什么?”我不解的问。

“你猜?”

“我猜不出来。”我实在不知道她再耍什么花招。

“你凑过耳朵来。”

茹姐一下抱住我的头,用嘴摸索我的耳垂,小声地说∶“崩嘲我要把我的旁送给你!”

这样的话,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,我觉得我下面迅速暴涨,连裤子都要顶起来了。我们隔着衣服摸索着。茹姐示意我到床上去,我硬是按着他俯在窗台上。

我迅速的解开她的腰带,把裤子褪下来,一只退到小腿部位。她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内裤,是带蕾丝边的那种。我迅速的摸到小腹,隔着内裤摸索着。这时我发现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她也回过手来拉下我的拉链,我腾出一只手把鸡巴掏出来,一下顶在她雪白的屁股上。她回过头来用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吻起来,我也伸出舌头,我们互相吻着。我一只手摸着缯,另一只手移到她的乳房,上下左右的摩擦着。

“嗯!嗯!”她呻吟着。

“远,操我!操我!”她浪叫着。

我继续摸索着,把鸡巴在她的屁股沟里来回摩擦着。

“受不了了,插吧!使鸡巴插吧!”

我没有直接的插进去,而是继续的摸着阴蒂。

“受不了了,远!老公!我要泄了!啊!啊!”我把两根指头插到她的旁玄吁,她的旁一阵阵收缩,烫的我的手快要受不了。淫水顺着我的手往外流着。

“舒服吗?”我走在她耳边小声问。

“真是太舒服了,我都要飞到天上去了!”茹喘着粗气。

我把她的内裤向一边撩了撩,她更把屁股厥起来,好让视更显露出来。我用手摸准了眼的入口,然后用龟头在她口儿上来回的研磨,浅浅的抽插。

很快,她就受不了了。“痒!痒!里面痒!”

“那里痒啊?”我也出气不均匀了。

“就是哪里!”她引着我的一只手来到她的小骚洞边。

“快说,不说我就不给。”我故意逗弄着她。

“北场亮痒!我的旁痒!快插!”她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“快插嘛!”她向后耸了一下屁股,想把鸡巴吃进去。我才不上当呢。我立刻向后挪动了一下鸡巴。

“我的小骚俜啊!求求你快插进来吧!”她真的有点着急了。

我又摩了两下,向好一欠身,然后猛地插了下去,“扑兹!”一声,全根没入。

“啊!”她长长的尖叫了一声!

“啊!爽!美死了!我不行了!”

说着,他的旁玄吁又一阵阵的紧缩。我紧紧地顶着不动,享受着那一阵阵的内壁紧抱着鸡巴的感觉。

这样休息了一会儿。我把她的衣服向上撩起来,露出半个后背,她雪白的屁股也暴露在我眼前。这样我才更加刺激。我开始猛烈的抽插。

“啪!啪!”“啪!啪!”“咕叽!”“咕叽!”这些声音美妙极了。

“远,姐姐的旁酉吗?骚吗?”她呻吟着。

“美!骚!爽!”我一边抽插,一边回答。

这样的姿势我们都有些累了,于是我鸡巴在里面插着挪到了床沿上。我猛地把鸡巴拽了出来。她翻过身一下子就摸到我的大肉棒,引导我来到她的紫黑色地带,把鸡巴放到洞口,我一挺身又插了进去。我把她两条腿架起来,玩起了老汉推车。

可能这样的动作插入太深了,她不停的浪叫,“远,你真坏!你个大坏蛋!

你要把人操死了!我的旁要烂了,啊!啊!使劲儿顶!“

下面的淫水把床单都打湿了,我的鸡巴在这样的洪水泛滥之下,快乐的,恣意的抽插。我一会儿深入深出,一会儿在潢口上摩。

一会儿,茹的性欲又开始高涨,她抱紧我的腰,狠狠的往下使劲。我知道她又要泄了。我加大了力度!

“茹姐,我插你的小骚俜,你的小浪洞!”我大喊道。

“插吧!茹姐的旁是你的,插吧!干吧!操吧!使劲儿!”她不停的叫着。

我感觉到我已经受不了了,“茹,我要射了,我要射到你的旁玄吁!”

“射吧!你把姐姐的旁射穿吧!”茹重重的喘息着。

我感到一阵麻酥酥的感觉,从小腹到丹田,再由丹田到鸡巴,一股热流箭一般射入茹的旁玄吁。

这时,茹也达到了高潮,臣一阵阵的紧缩抖动抽搐!

“爽!美死了!我开花了,我上天了!啊……啊!”她呻吟着抱着了我!

许久我们才从快乐的巅峰跌落下来。抱在一起说这悄悄话。

“远,你真厉害!我一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快了!我仿佛到了天堂!身体好像一下子飘到了云端,又好像快要爆炸了!”她用赞美的眼神看着我。

“我也是。茹,你能让我释放我所有的激情!”我回应她。

“不过,你也真狠心!上次你把人家点燃了,就再也不理人家了,这些日来我都快崩溃了,做梦都是和你在做爱。”她点着我的鼻尖。

又休息了一会儿!我们穿上衣服来到窗前!外面居然飘起了雪花,雪不大,慢慢地,优雅地飘舞着。

“你那里下雪了吗?面对寒冷你怕不怕……”一首歌在我耳畔隐约响起。我突然想起远方的慧∶你那里下雪了吗?面对寒冷你怕不怕?

人是一种多么奇怪的动物啊!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想起另外一个人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之三

今年的冬天雪好大,这在我们这个北方城市是不多见的!

由于路不好走,也由于没有了小慧,我一个人住太孤单,于是我退掉了租住的房屋,又重新搬回了学校宿舍住宿。对于我的回来,舍友们高兴极了,因为大家又可以谈天说地了,其实我们宿舍也就剩下老三和老五在坚守阵地了,其他的几位弟兄也都和女友双宿双飞了。

雪大路滑,星期天给李娜上课的时候,我不让茹姐到学校接我了,我自己坐车去。每个周六周日我给李娜上完课,就和茹姐在她们的别墅里忘情的做爱。

又是一个周末,我坐车赶往别墅,下车后还有一段路程。从终点站到别墅是一段空地。雪后的原野一片空白,大地苍茫而空旷,一个人在茫茫的雪野里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和孤单。

到了别墅的门口,我看看了表,三点二十,我今天来的有点过于的早了,也不知道李娜来了没有。前几天,为了方便,茹姐把别墅的钥匙给了我,让我来早了就先在那休息,上完了课也好在哪里等她。

我正要进门的时候,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。我回过头,一个非常秀气男孩子骑着一辆摩托车过来,一身厚厚羽绒服的李娜从后面下来,跑到我的面前,“老师!您早来了?让您久等了!”

“没什么!我也是刚到,我怕路上不好走,所以出来的早一点。”我跟李娜说着话,眼光却望向骑摩托车的小伙子。小伙子腼腆的笑着。

“这是我的同学,刘海涛!”李娜看着那个小伙子,说∶“你走吧,我要上课了!”

“几点上完课呢,一会儿我来接你吧?”刘海涛仍然腼腆的笑着说。

“不用了,今天我爸爸回来了,我要回家去吃饭,不回学校了。”李娜向刘海涛招了招手,“星期一见!”

“再见!”刘海涛好像不高兴的样子,他发动了摩托车走了。

目送刘海涛走远,我们来到别墅。

四个月来的接触,我和李娜之间已经很熟了。但是除了上课,我们很少谈别的事情。“老师,今天上完课到我家吃饭吧?我爸爸回来了,你还没见过我爸爸呢。他也想见见你呢!”李娜一边脱掉外套,一边从书包里掏出一踏纸递给我。

我正在想着,我总是不好意思去吧,我总觉得见到李娜的爸爸会不自然的。

“去吗?”李娜又一次问我。

“奥!我今天还有事,去不了,不好意思啊!”我说话有些不自然,但是李娜应该没有觉察出来。“这是什么?”我晃着手里的一踏纸问道。

“我的英语试卷啊!”我们最近又考试了一次,我这次考了全班第五名啊!

李娜不无得意地说。

“那看来我这个英语老师要失业了!”我调侃着。

“那儿能呢!我妈妈说让你一直带到我明年的高考。”李娜灿烂的笑着。

“那是你妈妈的主意,英语成绩都90分了,我看你用不着我教了!”我望向李娜。脱掉外套的李娜身条显露出来,修长的双腿,胸部也是曲线玲珑,有着青春少女的活力和朝气。无疑,这是一个青春阳光漂亮的少女。想到刚才的那个小伙子刘海涛,我不禁笑了笑。

“那下次考试我少考一点,你不还得教我啊?”李娜调皮的望着我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