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第一部曲
第一部曲

首先一些简短背景,我叫子乐,任职于一家 4A 国际级广告公司,原本是个客务主任

公司算是颇有名的,客户都是全球最大的牌子,所以利益关系是非常重要。正因为公司出名,而且进升机会好,加上广告这行头又五光十色,入行的都不乏俊男美女。总而言之,广告业是非常黑暗,只要你愿意卖,什么都有人买!

言归正传,故事发生于数年前,我记得那年我二十四岁,某个星期五,我上司叫了我入房谈话。我上司“少筠”是客务总监Account Director,三十六岁,女性。这天“大姐”(广告业通常以兄弟、阿公相称~有点像黑帮似的),惯常的穿了火红色紧身套装、黑丝袜、斗零高跟鞋,束起了马尾,银框眼镜,非常紧张的叫我静静坐下来听她说:

“乐仔,大姐平常对你怎样?”

“姐~很好呢!到底什么事呢?”

“你知道林太刚刚辞了职吗?”

“没听到~”

“你这阶层,没听到亦不出奇~总之,林太GAD(Group Account Director客户群业务总监)这一职我是誓必得到的,倘若我上了去,你和我“马房”的人都必定得势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大姐,我当然是撑你的!”

“那就太好了~”说着大姐便起来行到我坐着的小沙发,坐了在我身旁,她把左脚跷在右脚上面,在静寂的房里,丝袜磨擦的声音在我脑内产生很多幻想。

她在我旁边轻声说:“你知道我们正在拉拢那日本电子品牌为我们的客户吧!”

大姐惯了用非常浓烈的名贵麝香香水,这刻好比迷魂烟似的,我开始有点魂不附体地答:“但这个项目不是“奸妃”那边负责的吗?”

“正正因为是那个臭婊子的项目,我才更需要把它抢过来。你知到吗~“素尼”每年的广告费用多达八千万元,总公司那边说谁能把它拿到手,谁便是新任一姐!”

“乐仔,今晚我约了素尼那边的大姐私下吃饭,只要她开声说要换人,下星期的推销会便必然会是我作主,功劳亦全归我部门了。”

“大姐,这我都明白,但为什么要我去呢?你若需要帮手,“豹哥”或“二妹”职位、资历都比我高...”

“乐仔~这件事,他们二人都帮不到忙的!况且事关重大,我只可以让最心腹的人知道,你愿意帮我吗?”

“愿意......”

入夜,我们坐计程车到了市中心的国金大厦,乘升降机到顶楼,原来那里有个私人会所,怎么我从未听说过。大姐在广告业打滚多年,曾成功夺得不少超级合约和跨国客户,在上流社会也有些面子,又有谁会想到她是来自屋邨的呢?

“少筠姐!很久没见~怎么你又美艳了?”会所的经理说。

“多谢~对了,雯姐到了没有?”

“刚好到了,她在大房那边~”

素尼的“蒋雯”又是一个人物,十八岁时在日本留学时参加选美,大热倒灶,因为她毕竟是华人。但却得到素尼其中一位高层赏识,请了她当“秘书”,很多人都以为她只是花瓶,怎料她不断向上爬,最后还比那高层职位更高。数年前,素尼高层变动,她又被闲置了,所以便申请回这里当区域总裁。

刚刚四十岁的她,传闻真的听过不少,真人倒没见过。

推开了日式内庭的房门,终于见到蒋雯,谁也没想到她一点也不像四十岁,极其量只能说像三十岁头。雯姐皮肤白得如雪里透红,非常细嫩,有点像年青的“林青霞”。这晚她穿了一条白色无袖连身短裙、高跟鞋,没穿丝袜的小腿竟然白滑如丝,我也忍不住望了几回。

她起来跟大姐打招呼,这刻两大美人,一红一白,陪伴我用膳,何其幸福!!!当然...其实我才是配角呢~

晚饭时,大姐亦开门见山地说清价目,只要蒋雯应承,她会先付二十万元,待成功后再付二十万完入她个人户口。

饭后,雯姐主动说要到卡啦OK唱歌,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左右,我本想说要回去了,但雯姐受日本文化多年,好像觉得我们不给面子,大姐亦示意要我必定要去。

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以往素尼的广告公司,都要派俊男员工跟她玩乐才换得一切顺利,亦听说一般都只是喝酒唱歌、点到即止。

私人会所的顶层就是卡啦OK,落地玻璃,尽览维港夜景。雯姐酒量了得,先先是喝米酒,数瓶过后便是红酒,喝过两瓶后便是威士忌,雯姐开始放松,起来唱歌。

摇摇晃晃地,雯姐点了一首日本情歌,歌词她都全记得,面红红的她望着我温柔地唱。这时她背后落地玻璃投射外面的灯光,白色的短裙仿似透明~里面内裤的线条清晰可见。

她一面唱一面摇着身子,背着我,我看到她那圆润的屁股,充满成熟女性的曲线,一下子我下面有了反应。我紧张地望向少筠姐那边,幸好她已醉倒躺在沙发上。看见她已除去高跟鞋,那对性感的小腿紧包在黑色丝袜内,从这角度还隐约见到大姐的黑色内裤。这时,她轻轻的把热烫的双脚放在我的大腿上休息。一个表示信任和感情的动作却为我带来无比的扩奋。

我这刻想,现今的职业女强人真是太辛苦了,抑压着的情感和性欲,只能在酒醉后发泄,如果我可以,我要令她们两人得到彻底的兴奋和高潮!只是如果...

想到这里,雯姐看见我望着大姐的美腿,竟不被自己所动,那潜意识的好胜性格在酒精下放大。雯姐脱下高跟鞋,一步一步行近我面前,继续以性感的声线唱着情歌。

来到我面前,她仿佛只是在投入歌曲的情景,在台上表演一样,意态撩人的扭到蛇腰...虽然我听不懂日语,但从雯姐性感的声线,她叫春般的挑逗是不能更明显的。

歌曲完了,雯姐亦收起那表演的情绪,穿回高跟鞋,这时我才发现雯姐那对修长的小腿原来比起大姐的更滑嫩,当中带些成熟的曲线,那十跟充满诱惑的脚指在高跟凉鞋里是多么的吸引!男性脑里自进化而来,设计了对女性胴体,纤腰、臀部、小腿曲线的渴求是多么的原始,多么的自然,就正如飞蛾扑火般无法抗拒。

雯姐发现我呆了的望着她的高跟鞋,仿佛为到刚才火辣的表现而感到尴尬,于是坐在我的右旁,跟我谈天说地起来。

“乐仔~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二十四~”

“结婚没有?”

我傻笑地说:“还没有,分了手多年,现在没有拍拖呢!”

“你不是骗雯姐吧~你这样俊俏的小子在广告行怎会没女友!你不是想打老娘的主意吧!嘻嘻嘻。”虽然雯姐只是说笑,但被她说中心事,我一下子也不懂得反应:

“...没有,当然没有啦...怎会呢,你也不是我那杯茶啦哈哈哈~”我面上通红了,幸好我喝了很多酒,面红是应该的呢。

“真的吗?那你刚才为什么偷望我的小腿呢?”雯姐倒是喜欢斗气的。

“我哪有呢!我只是觉得你的高跟鞋设计很精美罢了~当然...雯姐的小腿真的是很美呢~”

“来来来...再喝吧~”大姐少筠睡梦中突然说了出来,之后又再次醉倒了。雯姐见大姐醉了,渐渐坐近了我,直到我们的大腿贴着了:

“是吗?只有我的小腿才美?!”

我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烧似的,心里跳得蹦蹦蹦蹦不停:“才不止呢?你...你身材比起所有我认识的女人都好呢,你的容貌更胜那些什么名星、模特儿啦!”

雯姐听得心花露放,便拿起大酒杯说:“真懂讲说话~来干杯!”

转眼间我们来回干了数杯后,我的酒量其实也不俗,但比起她还差得远呢。雯姐整个人都放松的依偎着我,她把头轻轻的贴着我的肩膊,却没再加以行动。想到这个叱吒风云的女强人这刻还要如此自我保护,我便说:

“...我想不少人会十分敬佩你的成就吧~我也是呢...如此年青已经这么成功,又有美貌...但我猜,你可能需要的其实是些简单的东西吧?”

这句话仿佛说中了她心底话,她收起了刚才的豪气及风情,变得柔软地说:“当然每个女人最后都其实需要同一样的东西呢,无论她是总统或是村姑,对吗乐仔?”

这么近距离,雯姐呼出的香气当中夹杂着酒精味,把我整个人吸住了。我忍不住地轻轻在她面上吻了一下。我见她无有抗拒,便下意式地伸手把她搂住。我们二人轻轻抱了一会,我便伸手去轻抚她短裙下的大腿,渴望了整个晚天,我到终于可以摸到那双雪白的玉腿了。那感觉多好,真的是又和暖又滑嫩呢!

雯姐仿佛也在享受那感觉,她闭起了双眼,我便往她嘴唇吻下去。雯姐的口好味道很甜,她起初也没抗拒,直至我把舌头放进她口里,她突然起来把我推开说:

“...够了~我只可以到此...”

“...对不起...雯姐~我...做错了...真的对不起!!请你原谅我...我只是一时...”

“不是...乐仔这样...我也喜欢,只是一直以来我跟陌生人玩乐只可以去到这样,我不会完事那样,明白么?”

“但是我不是那种...为了讨好你呢,我是出于真心呢~”

“嘻嘻,他们都这样说呢...”说着雯姐便走进房内的洗手间。卡啦OK套房内的洗手间房门比例薄,所以我听到她在里面轻声地哭。

我等了好一会,见没反应,便走到门前说:“你开门吧?我不会那样了~真的对不起呢。我们谈谈天,真心交个朋友可以吗?”

“咯”门锁开了,但没打开。

于是我打开了门进入。洗手间里面也颇大,雯姐坐了在马桶上面,脱了鞋,跷着腿,双眼通红,我上前在她面前:

“怎么喇?!”她见此刻只我们单独二人,语气变得温柔:

“这么多年来都是我一人,要时时刻刻保护自己,总是有些人要从你身上得到利益,无论是金钱、权力或是性爱,我真得很倦了...真的真的很倦了。我已经不记得多久没作过那事儿了...”说着雯姐下意式地望了我下面一下。

在她面前,这个角度,我可以清楚看到雯姐的内裤,是条肉色的传统款式,想不到性感的外衣底下竟然是保守的装扮呢?雯姐发现我瞪着她下面霎时笑了起来,在我面上轻轻打了一下:“啊!你这个小色鬼,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贪人家便宜~”

“啊~哈哈哈,对不起,你实在是太吸引我了...”说着我把双手放在她大腿上,轻轻地按,在说:

“美人啊~其实是不是你想多了,究竟是人家贪了你美色,还是你去放松地享受人家呢?”说着我变把雯姐整个人抱起来,把她的大腿绕着我腰,实实的搂抱着,在她颈上吻起来。

这举动吓了她一跳,她反应地说:“不要啦~我不要呀,放开我吧!”我听她语言轻柔,便完全没有理会她,反而往她耳珠吻了下去,我把舌尖在她耳珠玩弄,雯姐整个人好像触电似的。

“...不...不要啦~乐~放开我啦~”明显地,雯姐反抗的力度开始软化。于是我把舌头慢慢伸到她的耳孔里面,不停撩拨,雯姐双腿紧紧的把我腰夹住。心中快感但口里却依旧说:“算我求你喇~不要...”我还未待她说完,突然往她嘴唇接吻。只听到她:“唔唔唔~啊~”

这刻我强行地用舌尖挑抖她的舌头,不断地交换口水,续渐雯姐的舌头也和应起来和我的卷动起来,又主动跟我接吻。竟然轻轻的吸啜着我的舌头,好像在哀求什么似的。我继而把右手伸到她的乳房。隔着胸围及外衣,她乳房并不太大但却很坚挺。这样的抚摸竟也给雯姐无比的快感。看来她真的是久旱逢甘露了。

接吻慢慢变得激烈,每次我想停下来透气,她也仿似饥饿的小狗般望着我,眼神是多么的绮丽呢。随着右手不断的揉搓她那对奶子,我的左手终于伸至那神圣的地带。我为到即将可以冲破这个女强人的最后防线而感到兴奋。个多小时来的挑逗和调情,加上酒精的催化,我已经忍无可忍了。我隔着她内裤而食指轻轻触摸她的阴核。

内裤那里早而十分湿润,待手指一触及她阴户,雯姐整个身子都被释放了。“噢!!!这~~~~”此刻的蒋雯已经完全忘记了什么女贞,坐到洗手盆那边,劈开了双腿,闭起双眼雯姐的面红耳赤,是酒精还是淫欲再也分不出来了。面对这个“欢迎”的M字姿势,我跪在地上把头伸向她下体来配合。

蒋雯内裤早而全湿透,我大力的嗅了一下,强烈的熟女味道直冲我大脑神经,那种又香又臭的味道难而形容,只知道身体自动地想把肉棒放进去。

“宝贝~别嗅喇~那么难为情!!味道很臭呢~”

“雯雯~怎会呢!味道不知多香醇呢!”

“嗯~“雯雯”我喜欢你这样叫我!”我这刻一下子把那条湿透的内裤脱下抛在一方,在阴唇上狂吻,蒋雯抵挡不了刺激,腰部向后弯起来,咬紧下唇,差点叫了出来:“嗯~嗯~嗯~嗯~嗯~”每一次我把舌头伸进她阴户内,她都轻吟一声,我们二人仿如奏乐一样。

其实这时我的肉棒在裤内早已一柱擎天,还好今天穿着西裤,如果是紧身牛仔裤便糟糕了!我一边喝那香浓的淫水,一边脱下长裤和内裤抚慰着自己肉棒。蒋雯慢慢习惯下体的快感,将开眼睛看见我自己在弄便说:

“宝贝,我来帮你~~”说着便从洗手盆下来,要我站立,用右手捉紧那条钢根,打开包皮,说:“这...这东西...是这么巨大的么!!!我不记得了...”蒋雯伸出舌头在龟头的边边舔起来,起初是有点紧张,后来越舔越起劲,把整条肉棒啜入口中。她一边用那只玉白的纤手替我拨弄,一边享受地舔着我的巨棒,把它吃舔得干干净净。

“嗯嗯嗯~很香,很好吃呀!!不如乐乐你也...”始终蒋雯都是保守的事业型女性,到了此时此刻也开不了口要求我吃她下体。

我不待她说完,便躺在地上,把她倒转地坐在我上面,继而把她的短裙移高,抓实她那双圆润的臀肉,把她的阴部放到我嘴前。再一次闻到那浓烈的气味,兴奋度又提高了,肉棒突然涨大,听到蒋雯呻吟说:“啊呀~怎么又变大了...含不下了~”

这个姿势维持了一会,蒋雯看来很喜欢被舔的感觉,但我却逐渐按捺不住了,我对她说:“雯雯~我快不行了,给我好吗?!”她听了后一惊,说:“宝贝不行~我们没有袋袋呢?”

但那刻我已经到了不能回头的状态了,便说:“别怕啦~很舒服的呢,我还未带给你高潮呢~”

蒋雯转过身让我起来,但仍旧替我含住肉棒,边说:“射进我口吧~来来~射吧!”说着便疯狂地用舌头在我龟头下面的神经线上卷动。一连串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,我站着望下去,看见这个比我大十六年的绝色熟女在替我口交,实在是太兴奋了。

我决定什么都不理,扶她起来,帮她除了白裙子和胸围,这刻终于可以看到这副完美女人的裸体。这个年代的女性可能是保养得好,我望着眼前的胴体,怎么可能是位四十岁的女人呢?我迅速除把她大腿劈开,把她掉转面,从后把肉棒顶向她的淫穴,起初她很用力反抗,但待我把她的耳珠含住,左手在磨擦她的阴核,不一会,她又软化起来。

我见她不再反抗,在她耳边说:“雯雯~别斗了,乖乖的享受我的巨棒吧!”

“...算了...噢~~”她轻轻地吟,便把臀部往后一推,自主地把已经湿透的阴户“噗唧”一声,将我的肉棒整条吞没。

温暖又湿润的肉窟紧紧包实了我,我后脑顿时感觉到超强的快感。我不是处男,但以往的性经验都是事先安排好了,斯斯文文地在暗黑的房里和害羞的女生在床上做。但这次,在毫无准备下,跟比自己年长很多的真正女人在洗手间这么激烈的偷偷做爱,心血少一点都恐怕会心脏病发呢!

既然已经插入了,蒋雯先前的忸怩和反抗全都忘记了,竟然主动的拖我双手往她那对乳房抓去。我一边用劲抽插她,一边抓着乳房打圈,不一会蒋雯便开始呻吟了:

“噢!噢!噢!噢!噢!噢!噢!对了!!乐乐啊~~我很久没干了~大力干我喇~!!!!”

“知道了!!雯雯你慢慢享受吧,我要不停给你快感呢!!!!”

“噗唧!噗唧!噗唧!噗唧!噗唧!”交合声混杂我们二人的呻吟声,我差点把持不住要泄。

在未失火前,我拔出肉棒,把蒋雯转身,让她轻轻倚靠洗手盆,我将她左腿抱起,再次把肉棒插入,这个姿势更直接,插得更深,又可以清楚地看着大美人的淫态,多好!!蒋雯明显地开始失神,呼吸越来越重,早已醉红了的白脸变得通红,咬着嘴唇,低声说:“嗯...嗯...嗯...我快...快...了!!!!”

这么美的玉人,我忍不住往她嘴唇吻下去。我俩的舌头不断打卷,比甘露还要甜的口水给我无比的动力,此刻我们的下体仿佛自动的摇晃,突然蒋雯双脚把我腰部紧扣,头部向上伸直,眼睛反白,阴唇亦顺势收缩,把我的肉棒挤实,我终于忍不住了!!

大量热腾腾的精液往蒋雯的阴户填满,我们二人的身体都兴奋的抽搐,待我把精液都射光了,蒋雯还在抽搐呢,她说有整整三分钟的高潮,是她前所未有的。

完事后,我们躺在地上,雯姐的阴户还不断有精液流出,便说:“乐乐~你射了这么多精液入那处,人家这次必定怀孕了!”她虽这么说但却没半点忧心的表情,反而还显得很幸福似的躺在我怀内,难道女人的构造都是要生育才真正满足?!

当然,以蒋雯的年龄及成就,有小孩对她来说绝对是福份吧!

待大姐酒醒时,我们已经回复原状,恭恭敬敬的在谈天喝酒,少筠问:“唉唷!真丢脸,我怎么睡着了,蒋小姐,真的是对不起呢!”

“少筠姐,别客气,我就是喜欢这样,喝醉了才算给面子,才尽情嘛~”平常端庄的蒋雯说起话来真的是大方得体,跟刚才放荡的她,真是天壤之别,恐怕全世界只有我才看到“那”个她呢。

“幸好子乐替我招呼蒋小姐,我希望他没有失礼吧?!”

“失礼是失礼了,但是招呼得我很开心呢!哈哈哈哈~”说罢,蒋雯还跟我单了眼,真甜的大姐儿~

<第一章 完>

<第二章>

转眼又过了一星期,这天,公司来了贵客,是芝加哥总公司那边的人来了,我们整组人都战战兢兢地在大堂等待。我们公司大约有二百多人,分三层楼(29,30,31)上班,但这天为隆重其事,我们的老板,亦即是香港的主席“剑桥”便要求所有同事在公司的大堂等待。位于太古城的办公室大堂十分宽敞,却也容不下二百人,幸好大堂的位置是两层打通的,连接的回旋梯级正好容纳一些同事。至于像我这些低层的员工便只有站在楼上望下来。

我另外的两名组员是“豹哥”和“二妹”。豹哥是客务经理Account Manager比我高一级,二妹是副客务总监Associate Account Director,高我两级。我们三人和大姐只是公司六个客务组的其中一个。之前林太是GAD,亦即是六个客务总监的头领,她的上司便是我们的主席了。

所以正如早前大姐说,如果她当了GAD,便真的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了。另外的五个客务总监中其实之有一人能挑战大姐当此重任。那便是剑桥以重金礼聘,从“大行”刮角过来的“奸妃”。

“奸妃”这花名是来自她的英文名Jenvy,中文名“赵妃怡”和大姐同年,三十六岁,在美国长大,是个操流利两文三语的混血儿。此女在广告行内行外都甚有名气,在行外她有广告之花的美誉。但在行内她是出名的双面人,对下属不近人情、做事狠辣。但对上司和客户却是风情万种、人尽可夫。

亦正因为奸妃一直以来靠的都是以色换权,当“大行”去年更换了位女主席后便迅速被裁了。她离开时没有组员跟她,但广告行内还是以男性为首居多,所以很快便被我们的老板剑桥据为己有。

说回这刻,我和豹哥两人在楼上观看,二妹已是AAD所以能站在大堂。我突然问:

“阿Pal(豹哥英文名),你觉得剑桥设下这大场面招呼老外是为什么呢?!我们以往也有总公司那里的人过来,从未如此铺张呢?!”

“乐仔,这还不明显吗?!咱们刚拿下索尼这个八千万客户,剑桥一直想上神台,往芝加哥那边入局。今次来的老外是董事局的人,当然要做得好看些,拿个彩吧!!”

“哦~明白了。对了,你觉得为什么剑桥迟迟不宣布GAD属谁,大姐会不会拿不到呢?!”

豹哥说:“嗯,这个倒不会,上星期剑桥对各总监说明谁拿下索尼谁便是GAD,那时我也在场,他这个总不能反口...”

我这刻便下意识地望向楼下的大姐和二妹。这天大姐穿了黑色窄身西装长裤和高跟,头发束起,没有带眼镜,却化了个艳妆,既专业又同时冶艳,是个很好的设计。相反地,二妹平平无奇地穿上白恤衫黑色阔西裤,短短的头发、黄黑的皮肤、身材虽有五尺七,但平胸稍肥胖。单眼皮、圆鼻子,是客务部少有的平庸样貌。她更是不施脂粉,展露了她踏实的性格。

我问:“但听说剑桥和妃怡要好,这样她会肯吗?!”

“殊~别乱说啦,这里人多...况且那都是谣言,未必可信呢!”豹哥是个心思细密的男同志,虽然只比我早两年入行,但做事稳当,又懂得人制,真的教了我不少东西呢。广告行内多男同,所以豹哥的取向向来都是公开的。

转眼总公司的人来了,楼下一阵欢迎声音,我们也鼓掌欢迎,为首的老外是马田,是总公司董事局的高层,和他同行的是芝加哥那边的女GAD贺妮。他们被隆重的欢迎仪式吓得有点受宠若惊。剑桥说过一些欢迎词后也让马田说两句。

马田是个典型的美国中年男子,六尺高、稍胖,稀疏的灰发,大约五十来岁。贺尼是个金发女子,蓝眼尖鼻,身材瘦削,穿着黄色连身及膝裙,大约三十岁左右。

马田没有准备,紧张地说了些多谢和鼓励说话,面有难色。剑桥见状,担心这反而得失了贵宾,便迅速解散了各人,剩下几名客务总监和我们的首席创作总监作招乎。

我离开前看到奸妃早而成功占领有利位置,用纯正的美式英语跟贵宾谈天,又说及美国的事。二人他乡遇故知也显得很受落。

高层忙碌,整天也不见大姐,我们三人未到六时已打算下班,站在茶水间闲谈。客务部位于三十楼,和创作部同一层。楼下是制作和媒体部,楼上是才是管理层和财务部。这刻突然见大姐匆匆忙忙在我们面前经过,见到我们便说:

“幸好你们三人未离开,贺妮说要买东西需要人陪伴,剑桥吩咐我往,但这便剩下奸妃直接招呼马田,这不利于我们,所以要你们帮手。”

二妹有点不屑,没作声,但豹哥却主动说:“没所谓,我们去吧。”我也顺应点头。

大姐少筠看见二妹没表态,担心说:“但你两个男生陪她不太好,二妹,你有空吗?!”

“这...其实今天晚上不行~”

少筠面有难色,二妹却没反应,我便说:“没关系吧,我俩先试试,如果她不喜欢再作打算吧。”

少筠没法子也只好这样,我们离去前看见大姐回头怒视了二妹一下。

我们三人到了楼上以看见剑桥和贺妮在电梯间等着,远望总裁室内是奸妃和马田在说笑。

剑桥见状便对少筠说:“那好,你们便出发吧,我要先回家接太太,我们八时在游艇会等吧。”

大姐急忙拉着剑桥和我们到了一边,说:“他们俩人熟路,先陪贺妮购物,我打算留下来和妃怡一同接待马田。”

剑桥面色一变,说:“怎可这样?!人家是上宾,我们怎能随便找两个男生陪她呢?!人家可能要买女性东西,这怎么可?!”

豹哥见状尝试帮口,说:“老板,我对女性东西被女生更了解吧,女性很喜欢Gay Man的意见的呢!”

“阿Pal,我知你帮得手,但始终还是不太好,少筠你自己去吧,况且这边有妃怡便足够了。”

大姐想再说,但剑桥早已回头找贺妮,并对她说少筠会陪她,贺妮听到后也显得开心,大姐更是没话可说了。

看着她俩进电梯时,大姐扫扫右手示意我们可以走了。我俩便往旁边的楼梯行回楼下。

在梯间,我俩借机抽了跟香烟,这时我说:

“刚才二妹明明说这晚没事忙,还约我们唱K,为什么要推掉大姐的要求呢?!”我问。

“你知道二妹在这里做了多久?!”豹哥说。

“不知道...对了,想起来,我们共事两年多,我对她的事真的一点都不知呢!”

“阿雪(二妹全名是莫雪儿)廿二岁毕业后便在这里打工,你知道她今年多大呢?!”

“看她来说,大约廿七八岁?跟你差不多吧?!”

“阿雪大我四年,今年已经是三十二岁了,她下个月便在这里做了足十年了!”

“真的吗?!真看不出来!!怪不得她对这里的所有事都了如指掌吧?!”我说。

豹哥再说:“我们大家都是从客务主任做起,我当了三年便升为客务经理,不算早也不算迟。我如果按这轨迹往,大约明年左右便可以当她的位置。但阿雪却当了六年客务主任,再当了三年半客务经理,再早几个月前才进升副客务总监。主要的还不是年资,她办事能力高、又勤力、又聪明,演说能力更是比大姐更佳。这样的人材,你说她为什么会比同期的同事进升得慢呢?!”

我说:“因为她不美,对吗?!”

“便是了,你要知道,不美不紧要,重点是她不擅交际,不装扮自己,又把头发剪成男生般。如果她真的是女同那也好,但她又对女生没兴趣。要知道这世界没有真丑陋的女人,只有真懒惰的女人。”

我答:“我看她也不是懒惰吧?她只是不注重外表,集中于工作吧!”

豹哥抽了口烟,叹气说:“如果她不注重外表,这么清高,便不应做广告,我们这行业就是肤浅,我们卖的是大话、是假像、是关系。若然不屑这些,便不要做算了!”

“那你是说她不屑大姐的做法对吗?!”我问。

“我是说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比不上大姐,大姐当了总监多年了,自己才刚刚当副手,听到大姐即将又进升,又怎会不是酸溜溜呢。她深知大姐,这几年来所做的事,甚至这次能拿到索尼,也不是光明正大的方法吧!”

我想到索尼,便想起蒋雯,不知她这刻怎么呢?幸好没人知道我俩作过的事...

豹哥继续说下去:“但这又怎样呢?!这个行业就是乌烟瘴气的,要清高便当教师、当社工,留在这里就要按这里的规矩做,没有谁辜负了谁!”

说着我俩便摘下烧完的香烟往楼下行,怎料前面有声音,我们转角看见二妹原来一直在这里听着,看来她原本是想上来找我们。尴尬的情境,豹哥“噢”了一声拍了自己嘴唇一下,骂自己:“真多口!”

这刻二妹不愿面对我们便在我们身旁跑了上楼去,把防火门关上。我尝试追上去,叫着:

“二妹,二妹!我们没心的...”

豹哥拉着我的手说:“算吧!她没事的,我们又没中伤她,反正说的都是真话,你以为她不知道吗?放心吧,她比谁都坚强。”

回到座位后,不一会豹哥便走了,我没事干便留下来写了些创作简介,忙着忙着转眼间已经是八时,看过前面二妹的办公桌上还有她的手袋,心想她往哪里去了,莫非还在楼上,便起来去找她。

客务和创作这层永远都是灯光火猛的,大多数同事都工作到夜深,尤其是创作部,根本是这刻才真正工作的。但来到楼上,这层因为是管理和财务,通常过了七时后便走光了。果然这刻灯光都全熄掉了,只有走廊的灯光,望向总裁室那里也是一样,想到这刻贵宾都经已到了餐厅吧,不知大姐好吗?

我见这里没人影,便想可能她再洗手间躲着,便往那里去找。来到门前,正打算敲门,却听到里面传来声音,我便静静听着。

里面传来的是英语对话,是对男女,女的在说:

“别喇~不要看...不准!!”

男的在说:“别在引诱我了...美人,你实在太美了...”

听到这声音和对话,我早而猜到是谁,好奇心驱使,我轻轻推开门进入。要知道这层是要员办公的地方,所以洗手间很宽敞,里面有一排矮沙发,蒸馏水机和化妆间,另外的一边才是厕格。

我入内后先细看她们是否在外,果然她们是躲入了厕格,这样我便没声没息的来到她们附近。由于她们正在亲热,倒没听到我的轻脚步声。我入其中一格内,爬到座厕上,刚好这些厕格早前刚刚装置了镜子在内方便女同事整理仪容,我从这觉度望向镜内的倒影,一切都尽览无遗。

镜内看到果然是奸妃和马田,怎么二人还在这里?对了,这刻各人都应该在游艇会那边,这里还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吗?完事后只要找个籍口说迟了,便没问题吧!

这刻的妃怡身上穿着的鲜蓝色窄身短裙早已被掀起了,露出诱惑的黑色丝袜和里面的蕾丝内裤,她坐在厕板上,把腿张开。裙顶的吊带做已滑落了,上身已经半露,黑色胸围已经脱下在洗手盘中。

看见这刻眯眼的妃怡,凌乱的头发和化了的口红,看来早已和马田热吻纠缠了一番。她用舌头轻舔自己嘴下唇,撩人的意态,当真的个大美人发情!!

完本的好奇看看而已,但眼前的美人体态看在眼中真的万分吸引,偷窥的感觉比起看成人电影兴奋多了,我不其然呼吸变得沉重,下体也开始硬起来,但为免被发现,还是小心躲着,不敢乱动。

马田这刻已跪在地上,把整个面压向妃怡的下体,虽然隔着丝袜和内裤,马田却用心地享受这诱人的私处,一边用舌头舔着,一边大力地嗅那淫水的香味。马田越来越起劲,把妃怡弄得火起了,她用大腿夹着马田的头,又用手抚弄着他稀疏的头发,不时用力把他的头磨着自己的下体,合起双眼在享受,又轻声呻吟。

我虽然看得投入,但发现这是最好的时机,便小心翼翼拿出手机,关了声响,先拍了数张相片,接着便索性拍录像起来。

这对痴男怨女,女上男下的弄了一会,马田欲火焚身,又怎会甘心于此呢?他站了起来,拉下裤链,拿出半软不硬的阳具,用手抚弄数下,毕竟马田已经五十多岁,性力早已下降。怎料妃怡看见软软的阳具,不但没有抗拒,反而双眼一闪,便主动地爬在地上,用手拿着,饥渴的样子和平常高窦的表现差天共地。

妃怡拿着阳具,放在鼻边一闻,便用英语说“唔...很香啊!”

这句淫话听在任何男人耳中都受用,马田也不例外,狠狠地回答说:“那你便好好享用吧!!大力的含啦!!”

妃怡听到便张开口,把整条用棒含着,面上露出享受的表情,真是淫荡!见她前后前后的摇,边含边吐地享用,看她的表情也不似在做戏,还不时用舌头舔干净阳具上的垢物,连同弄污了唾液吞下,还像喝下美酒般的享用。马田看再眼里更是喜悦,下体逐渐变大。

含在口中的肉棒变大了,妃怡除了觉得自满外,还连声说:“大...大啊~很喜欢啊!!”

妃怡加把劲地用手快速的拨弄,舌头不断地卷动,左手已不自觉地伸到自己下体,隔着丝袜内裤地磨擦,马田看见这淫妇在自浊,又是快慰又觉怜惜,说:“下面...很痒吗?!”

妃怡口里含着但还能听到她说:“对嘛~当然痒啦!!!你要好好服侍我...”

明明马田是客人,妃怡这句话却反客为主,二人这刻的关系是女专男卑,但女的却又为男的在做下流的服侍,便是这不伦的关系令二人的欲火不断燃烧。

我看看手机的录像已经拍下了数分钟,便停下来等待接着的戏肉再拍。

妃怡替马田口交了数分钟,那肉棒早已完全勃起,妃怡再没法把整条吞下,只可以伸出舌头围着龟头在舔,马田能清楚看见妃怡像母狗的淫荡表情却又是别有风味。

从我这距离也能看见妃怡的内裤和黑色丝袜早已湿透,但她的左手还是无法停下,不断地磨擦着下体。马田突然扶起妃怡,让她用手按着洗手盆,示意她翘起屁股,自己便温柔地拉下丝袜和内裤,但没有完全脱下,只到大腿便停了。然后马田跪在地上,用手把屁股劈开,把面压入,用舌头不断舔着妃怡的阴唇。妃怡极痒的下体被直接吃着,突如其来电击的快感,忍不住叫了出来:“啊!!!!!!”

马田见她反应,更加把劲地把舌头伸入穴内,撩拨一番,妃怡的蛇腰也不断地扭动配合着下体的快感。过了一会,马田把目标向上移,吻向肛门,妃怡大惊,说:

“打令,不要!!那里很脏呢!!!”马田却没理会,用舌头舔着她的屎眼,又舔又吃,妃怡未赏此快感,一时间闭起眼,整个人骚软起来,说:“噢...原来...很舒服...”

这情竟真的很变态,我又拿起手机拍下录像,但却只拍了十数秒,因为接下来戏肉上场了,马田站立起来,首先用手指往阴唇撩动数下,拉出一条长长的淫涕,说着:“你要我干你吗?!!”

妃怡期待已久的时刻到了,发春的她立即说:“我要!!!我要你干我,大力地插我吧!!!”

马田还想用淫话提高二人的情绪,便再说:“淫娃,你要谁干你啊?!”

妃怡也很喜欢这些脏话,说:“我要马田,我要我的高层狠狠地插我这小员工,你干得开心便会给我各样的好处,我就是用阴唇来为我上司享乐吧!!!”

这几句说话说中了马田的自大感,他便套上避孕套,把巨型肉棒大力地插入妃怡的小穴内,还同时说:“好...那接住吧!!!啊!!!”

二人首次连成一体,同样得同无比的快感,虽然妃怡的淫穴早已很湿滑,但洋人的肉棒毕竟粗大,这样狠狠的插入,妃怡心中虽然满足,身体却是痛楚,便叫了出来:“哇~~太大了,弄死我了!!!干死我喇!!!”

这样却又令马田更兴奋,二话不说地不停从口抽插。这刻整个厕所内都是屁股肉团的拍打声,当中夹杂着马田兴奋的低吼声和妃怡放浪的呻吟声,这一切都尽在我手机当中。

“啊!啊!啊!啊!啊!啊!啊!好舒服呀!!!”妃怡在叫。

马田用手抓紧妃怡的小腰,把她整个人抬起离地,在空中不停抽插。妃怡更是叫得死去活来。这可能便是老外喜欢亚洲女性的原因,除了是皮肤幼滑外,像妃怡这种在标准五尺六吋高,三十四吋胸,在洋人眼中更是完美模特儿的身材,洋妞又怎可能这样精美呢?!更莫说是位快将四十的熟女吧!换转是这年纪的洋妞,多数都是又胖又皱了。

马田对这骚货爱不惜手,妃怡又懂得风情,处处表情十足,马田便换个姿势,躺在地上,让妃怡坐立着干,这时更把她剩余的短裙丝袜内裤也脱下。妃怡脱光后更是动作自如,生龙活虎地骑着马田,快速地扭动蛇腰磨擦。马田眼前看见全裸的妃怡,皮肤又滑又白,全身没半点瑕疵,下体又被快速拨弄,快不行了。

妃怡感觉到马田快来了,自己也开始配合,也推自己去高潮,速度加快,闭起双眼,不断浪叫:“呀!!呀!!呀!!呀!!呀!!呀!!呀!!呀!!呀!!”

马田又怎能抗拒呢,像痛楚般的表情:“啊呀!!!啊!!啊!!啊!!啊!!我要来了!!!”

妃怡也叫着:“马田!!!我也来了!!!!”

我看见二人疯狂地摇动,眼也看到喷火了。这样疯狂的插了好一会后,马田摇间向上一顶,叫了一下,妃怡双眼反白,用手紧握马田的手脾,抽搐了十数下便整个身体软软地跌在马田身上。

二人在地上拥吻一会,我便借机会轻声从坐厕上爬下来,悄悄地离开洗手间。

来到梯间时我才稍稍定神,但还是没法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事呢!

<第二章 完>

<第三章>

次晨,老板剑桥召集了整个客务部到大会议厅开会,待我这等小角色到达时已经坐无虚切,只好怎在房内的后排站着听。坐在老板身旁的左边是马田和贺妮,右边的定是这天的主角,幸好,果然是大姐少筠。奇怪的是,当老板开始说话时,房里还不见妃怡,我也不以为然,脑海却泛起昨晚的艳景,想起我睡前还看着那录像打了次手枪,有些挂念她起来。

老板先说了些公司的财务,接着便解释正在渡假的林太已经辞职,回来后便正式预备和下任交接。众人的脑里都想着到底是谁接任,但见少筠在旁春风满面,都早知一二。但剑桥却卖了关子,先说说我们刚签定了和索尼的广告合约,为期三年,第一年的广告费用是八千万港圆,分三段时候推广。只是这单生意,便令我们成为今年全行最大业绩的公司。

接着老板便兴奋地说我们全公司都会在年底加薪三成,还有三个月的赏金。各人同时大叫出来,掌声不断。这刻妃怡带同几位同事推着小车子入来,车上都是香槟杯,更不时说着:“对不起,来迟了,这些香槟是我为大家准备的,都是我的私人珍藏呢!!”

今天的妃怡穿了一套桃红色紧身套装,上身里面是真空的,裙子又窄又短,把她丰满的身段尽展,加上纯黑色丝袜和红色斗零踭,真是又密实又性感。我立即看看马田的表情,他全程看着妃怡的动静,嘴角淫笑,二人还数次交目,真是淫荡。

我看见少筠姐面上有变,但强装镇定,妃怡叫人分了酒杯后,叫大家先别碰杯,众人不解,但见剑桥却十分认同,还边用英文说:

“谢谢...好消息不只这件,为到我们公司能夺得这么好成绩,当然要特别多谢一个人,这个人为我们公司立下不少汗马功劳,这刻林太退休了,我们正好让这人取而代之,李少筠,我们新任的客户群业务总监,请你站起来,接受大家的恭贺!”

终于得了!!!我看见大姐忍不住的喜悦,竟然眼有泪光,我和豹哥、二妹当然不断拍掌,但没想到妃怡也显得很开心,首先主动和大姐干杯,更上前拥抱。大姐见状也很大方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,会议厅内也传来很多欢呼声。

接着少筠姐便说了些多谢的说话,除了我们三人外,仿佛这里每个同事她也想到些要多谢的东西,十数分钟的说话,把这里气氛推到高潮。

话说过后,各人都准备散去,但老板却突然说要大家先留下听听马田发言,我们当然也很乐意。

马田这老鬼起来先恭贺了大姐,接着便说了总公司的一些业务发展,又说香港公司将会完全管理中国国内的三个分部,成为全亚洲最大的总部。说到这里,他便说,从此香港的客务部将会是整个亚洲的主管,但是要管理好这么大的团队,总不能就此加添于香港的客户群业务总监。

听到这里我的背部开始务汗,我看见大姐也又春风满面变得沉寂起来。

马田这刻便行往妃怡的身旁,拖着她的玉手到桌前,说:“所以经过我和总公司的决定,我们将会加设一位Director of Client Service(亦即是客务部处长),这人将会带领连同香港、中国、台湾、日本、南韩、星马印等十二个国家的二十四位客户群业务总监,为整个亚太区计划及调配。这人正是你们香港区的Jenvy赵妃怡小姐!!!”

这刻会议厅内的反应不一,很多不明所意的人,接着刚才的好消式不断鼓掌叫嚣,但一些明白就里的就只是点头拍掌,呆呆的不知这动作的真实含意。我和豹哥当场呆了,看过身边的二妹,她反而嘴角轻笑,看来她定是为大姐这算漏一步而取笑。

少筠姐这刻简直是从天上被掉到深渊一般,但还得苦笑,一边轻轻拍掌,一面排着队和妃怡握手。

轮到妃怡说话,她以流利的英语说了很多不同的东西,神气和态度远远盖过刚才大姐的那段演讲。妃怡全段说话当中,出奇地竟然没有多谢马田,但马田的喜悦反而比她自己还要多,真是好一对狗男女!

听到一半,我早已是火起,便借说要到洗手间离开,怎了后面跟着来的不是豹哥已是二妹。

我一直往楼上行向自己坐位,也没打算假装到洗手间,这时二妹赶上来说:

“小子,怎么?!看不过眼么?!”二妹这刻的装束总是那么老土和男性化,深色的肤色和短短的头发和那奸妃真的是天渊之别。

“当然啦!!!明明是大姐应该上位了,怎料反过来被那奸妃爬在上面,我替她不值!!”我说。

二妹笑笑地说:“大姐怎样不值呢?她不是要当GAD吗?!”

“对,但这样的GAD,还不是要当那女人的下属吧!!大姐是真材实料打江山,那奸妃做了什么建树,能当那狗屁DCS呢?!还不是靠那下三流的勾当!!”

二妹摇头笑说:“人家做的便是下三流,那大姐是用什么光明正大方法拿下索尼这客户呢?请问?!”

我被这样一问,竟然没法回答:“这...这....”

“我看,你这小子还不知道这DCS职位的真正意义,你知道吗?!从这刻开始,妃怡的权力比剑桥还要大呢!!她能直接调配整个亚太区的客务,选择哪个客户要进攻,那个客户要位区域重组而放弃。剑桥虽然职位高,但往后做任何事都要得妃怡认同方可!!!”

我倒没想过这么:“真的吗??!真的是这么厉害吗?!!真是便宜了她!!!”

“便宜了她??!!人家付出过多少努力才能得此重任,难道你知道吗?!要是这样厉害的人才可以当这厉害的位置呢!”

“呸!!有什么了不起,还不是当那下贱的勾当罢了!!!”我说。

“你总是说这句,阿乐,这不都是大姐玩的游戏一场么?!大家都是当不见光的勾当罢了,成了便是王,败了即是寇,你认真想想有什么分别?!”

“二妹,你不知当中就里,当然是这么说,妃怡她...唉~”

“她她她什么呢?你是想说她昨晚再洗手间内和马田搞了,今天才换来这礼物吧?!”

我真的呆了,原来二妹也...,便说:“呀!!你也...”

“昨晚我一直在楼上小会议室发呆,我没开灯,她们也没发觉。厕所和小会议一场之隔,我什么都听到了,还看见有小色狼看过表演后从那里偷偷逃离现场呢~”

“原来你在那里,我上楼上原本便是要找你吧,我还以为你在厕所内,才...”

“没要紧啦,我也想通了,妃怡卖的是自己的肉体,难道大姐卖的不是自己的道德吗?!一个行贿、一个卖淫,哪个是光明正大呢?还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?!况且,据我了解,大姐要你陪她见蒋雯,卖的不只是友情吧!!!”

我被说中了,突然想起来...那天晚上大姐是真的醉了,还是装睡,她叫我陪她见